东方证券股票质押踩雷成习惯 三个项目三大隐患

时间:2019-09-09  点击次数:   

  东方证券在股票质押回购业务上的多次“踩雷”,不仅侵蚀大量利润,而且计提不充分的压力渐增,背后所体现出的问题,是东方证券在信用风险防控能力和投研能力上的不足。

  2018年之于券商行业而言,可谓是不堪回首的一年。特别是多家券商在股票质押回购业务上纷纷“爆雷”,响彻A股市场。大额的资产减值准备计提,对各家券商的业绩予以重创。而眼下,随着证券公司半年报的陆续发布,2019年上半年各家券商的股票质押回购业务自然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

  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8月28日,已披露半年报的13家券商2019年上半年计提资产减值准备总金额达23.72亿元,共减少券商本期净利润17.88亿元。其中,因股票质押回购业务计提的资产减值准备约为15.33亿元,占比高达64.63%。可见,券商股票质押回购业务“爆雷”,余响犹存。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爆雷”的13家券商之中,东方证券的问题尤为严重。公告显示,东方证券上半年对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计提的减值准备金额高达3.89亿元,居所有券商之首;总计提金额已超过其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30%以上,可谓损失惨重。而这只是冰山一角,其背后还有更大的隐患。

  进一步调查分析后可知,东方证券计提的减值准备共包含三笔股票质押回购项目,涉及的股票*ST东南(维权)、*ST刚泰(维权)和*ST大控(维权)均已“披星戴帽”,业绩堪忧,出现经营风险。不仅如此,这三只股票都为低价股,股价均不足3元,未来可能面临“面值退市”危机。此次公告显示,东方证券对上述三家上市公司融资总金额高达18.25亿元,但本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仅为4.27亿元,占融资金额比例不足24%。其计提的充分性令人怀疑。

  数据显示,*ST东南2016年和2017年净利润分别为-1.86亿元和-5.68亿元,连续两年大幅亏损,因此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不过,公司在2018年实现业绩扭亏为盈,成功保壳。但年报显示,2018年,*ST东南非经常性损益金额高达1.5亿元,其中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8115万元,主要是子公司宁波大东南万象科技有限公司转让部分土地使用权和厂房,此外其还获得政府补助2843万元。扣非后净利润-1.1亿元,这也使得公司达成了连续7年扣非净利润为负的“壮举”,并遭到深交所问询。而2019年一季报显示,*ST东南亏损依旧,经营状况并无明显改善。

  在业绩不断出现问题的同时,*ST东南还多次“后院起火”。2019年5月,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黄飞刚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遭到了中国证监会的立案调查,这也对公司股价造成了负面影响。除此之外,*ST东南的控股股东大东南集团在年初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事实上,大东南集团早已资不抵债,黄大仙一句玄机解特肖施罗德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债券基金经理!于2018年9月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其质押给东方证券的股份已全数被司法冻结。这也导致了东方证券在融入方质押爆仓的情况下无法进行平仓,最终造成了巨大损失。目前,大东南集团已重整成功,诸暨市水务集团有限公司成为*ST东南的控股股东。尽管如此,*ST东南在未来想要扭转业绩也绝非易事,其经营存在的问题并非短时间内可以解决。东方证券给予的3亿元贷款,未来能否收回还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

  而另一家公司*ST刚泰的日子也不好过。据公司年报显示,2018年,*ST刚泰亏损高达11.65亿元。祸不单行,该份年报还被出具了非标准审计意见,这直接导致其股票简称变成了“*ST刚泰”。而2019年上半年,公司业绩依然未见好转,净利润为-2.21亿元。可见其经营状况持续恶化,这与*ST刚泰近些年频繁变更主营业务,不断加杠杆,疯狂并购有着直接关系。

  除经营困难外,公司还出现了流动性危机。半年报显示,*ST刚泰资产负债结构存在严重问题。应收款和存货高企,总额达94.7亿元,占流动性资产比例超过95%。与之相比,货币资金竟不足4000万元,与短期负债差距悬殊,其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合计高达35.5亿元,面临严重的债务风险。不仅如此,2019年5月,*ST刚泰因涉嫌42亿元违规担保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等问题,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包括实控人在内的4名高管也被调查监管。此事件导致部分银行抽贷断贷,加剧了公司资金紧张状况。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刚泰集团和*ST刚泰累计违约债券余额已达到23.6亿元。

  经营恶化,债务风险加剧,再叠加违法违规事件的曝出,直接造成*ST刚泰股价雪崩,一度跌至1.58元的历史低点。与此同时,公司还面临大量的诉讼仲裁事项,累计涉案金额约为5亿元,而这将使*ST刚泰业绩进一步承压,从而导致其股价不断下跌。这无疑将对东方证券造成更大的损失。但东方证券却无法采取尽快出售质押股票的方式自救,因为大量的抛售将加剧投资者的恐慌情绪,进而加速股价崩盘,使自己损失更多。而公告显示,东方证券对*ST刚泰融资金额高达7.22亿元,计提减值准备金额仅为1.8亿元,占融资金额比例不足25%。这不得不令人质疑东方证券的本次计提是否完全充分。

  除了上述两家公司外,东方证券还与*ST大控开展了股票质押回购业务,对其融资金额达到8亿元,但此次计提的减值准备为三笔计提中最少,仅有0.7亿元,占比8.75%。而与之相对的却是*ST大控不足1元的股价,在三家公司中最低,已面临退市。*ST大控因多次跨行业收购资产且涉及信息披露风险等问题,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债务重组协议也被终止。其实控人代威最近还违规占用公司17亿元资金,被上交所公开谴责,认定其十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仅如此,*ST大控还因金融借款、委托代理合同纠纷及票据追索纠纷以及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后被部分中小投资者起诉,要求赔偿损失。而在败诉后,*ST大控却被发现流动性不足,没有任何可供执行的财产,以至于未能在期限内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的给付义务,而被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其业绩更是惨不忍睹,2018年亏损达到15.65亿元。

  在多种问题下,美舰擅闯中国南沙岛礁邻近海域 军方警告驱离*ST大控股票已跌成“仙”股,屡次跌至1元以下,不断在退市边缘试探。按照沪深交易所规定,如果公司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那么公司股票将会触及“面值退市”红线,交易所将对股票采取强制退市处理。*ST大控的保壳之路可谓惊险,其自8月2日开始连续13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若非8月21日强行收涨在1元以上,其退市可能已成事实。截至目前,*ST大控已连续5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而从基本面来看,目前触及“面值退市”红线的公司,主业均已出现严重恶化,债务危机和财务舞弊如影随形。可见,*ST大控退市是大概率事件。

  对于东方证券来说,目前情况相当凶险。若*ST大控退市,其质押的股票相当于砸在了券商自己手里。退市的质押股并不好处置,即使退市到新三板,也不好出售。若是走司法程序,其股东也很难有还款能力。这种情况下就只能选择拍卖。但由于标的公司质量较差,拍卖流拍可能性很高,即便拍卖成功,其成交价格也会十分低廉。可见,东方证券面临较大的损失风险。值得注意的是,东方证券本次计提的减值准备仅为0.7亿元,占融资总额不足9%。剩余的7.3亿元资产,未来或有更大的减值风险。

  东方证券2019年上半年出现的这三起股票质押回购业务“踩雷”,可以说令投资者瞠目结舌。但对东方证券而言,可能早已是司空见惯的事了。近年来,东方证券在股票质押回购业务上可谓是“雷声不断”。2018年1月,东方证券就曾因皇氏集团、粤传媒及乐视网(维权)计提2.25亿元股票质押资产减值损失。不仅如此,由于皇氏集团股票拍卖流拍,东方证券不得不接手其5841万股股票作为抵债,从而导致东方证券被动成为皇氏集团第二大股东。截至目前,皇氏集团收盘价为4.21元/股,上述股权市值约为2.46亿元,而这笔业务初始的本金则为4.05亿元,这意味着东方证券已浮亏超1.5亿元。

  此外,华鼎股份近期发公告称,其控股股东三鼎控股质押给东方证券的25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质押购回日期延长至2019年9月。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8年7月,三鼎控股就曾与东方证券办理过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延期购回手续,此次已经是第二次延期。而延期购回则意味着存在股东资金不足以偿还、现金流存在问题的可能性。可见,东方证券在该笔业务上风险尚存。

  东方证券在股票质押回购业务上的多次“踩雷”,对其利润造成了大量损失。而在这背后所体现出的更为严重的问题,是东方证券在信用风险防控能力和投研能力上的不足。2019年年初,沪深交易所也发布股票质押新规,允许股权质押“展期”和“置换”,这也极大程度上缓释了风险。新规更多是为了防止由于市场大幅下跌而导致的系统性爆仓风险。但诸如对*ST东南、*ST刚泰和*ST大控等公司的股票质押回购业务,其风险主要来源于公司经营恶化导致的个股风险。


手机看开奖资料| 好彩堂| 欲钱料| 周公解码| 搜码网| 神算子心水| 搜码网搜天下码| 搜码网| 藏宝图| 醉红颜六肖| km5555财神爷| 香港创富论坛| 满地红图| 铁算盘| 富贵心水论坛|